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鉴铃笔记

毋意,毋必,毋固,毋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昨夜遇关公  

2012-01-19 11:06:26|  分类: 非言三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总在听他们的故事,感觉很熟悉,可人家并不熟悉我。称呼关将军?那太疏远了。这样吧,谋臣军师就称“老师或者先生”,至于武将,就称“师傅”。这感觉亲切些了吧?

      昨夜就这么称呼“关师傅好”。

      关师傅还是拿着那把生了锈的青龙偃月刀站着,听到这称呼,左右顾盼,叫我?怎么这么别扭。

      不别扭,你要是收我为徒弟,我就称呼您“师父”,父亲的父,不收我为徒弟,统称师傅,就好比称呼修鞋的师傅那样。关师傅好像是没大明白:“你都说得什么呀,不过,不收女徒弟”。

      可可:“我知道,所以我就叫您师傅”。关师傅也不怎么搭理我,很正常,曹操送人家10个美女,人家都没正眼看过。是不是真没看过,我也不清楚。好容易见了,我倒问问。关师傅如今是神,不是一般人,还没问呢,这么想他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  关师傅开口了:“你这女人家的想法,怎知我鸿鹄之志?”

      可可:“ 您的鸿鹄之志,就是保护两个嫂,把她俩带给了你那干哥哥?您还干了什么呀?”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关师傅:“见嫂如见兄,我们兄弟情真意切。”

      可可:“你把嫂嫂从曹操那里带出来,是出于嫂嫂的本意吗?曹操给她们的每月工资加倍,供养着什么都不用干。那会儿,您那老大哥哥还在颠沛流离,居无定所呢。”

      关师傅:“这是你们现在女人的想法,哎。。。世道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  可可:“关师傅,您不要把我当成女人,更不要动不动就现在的女人。我这么说,不表示我认为盲流的生活过不得,不表示我看重安逸的生活,女人为了心爱的人所能付出的,远远超过你的想象。要是我爱的人需要我颠沛流离,我也义不容辞。我这么说,是想,她们当时在家哭,你见了也跟着哭一场,她们哭是因为寂寞还是因为总有你看着没有自由?要强调的是,我说的自由也不是要到外面花天酒地,可是您这个二叔,还不是亲二叔,一日三次请安问候,只为了自己投汉不降曹好有个见证,又或者,只是为了想念兄弟,更勾起了她们的种种心痛,您理解吗?”

      关师傅怎么想我不知道,反正他没说,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  关师傅:“那十个美女我都没动过心,也不知她们如何想,更何况嫂嫂。嫂嫂只要平安,我就对得起哥哥。”得了,这个问题不多说了,不在一个平台上想问题。

      可可:“师傅,我最佩服您这点。真的。不是什么过五关斩六将,不是温酒斩华雄,就是对待这十个美女,我才真佩服。”

      关师傅捋了一下胡须,呵呵。这个么,美人关能过,有什么关过不了?

      可可又偷偷的想:您不要美女和金银,您不也看上了赤兔马了嘛。总也有喜好和所求,这不是缺点,只说明当时您还是人。

 

      可可:“可是说到温酒斩华雄,夏侯惇的手下说那是酒一直在炉子上烫着呢,所以,斩了华雄酒还是热的。“

      关师傅哼了一声。小儿之言。

      可可:“我也不信,不过,你的武功比吕布可差远了。你看,三英战吕布,你们兄弟三个一起都没战胜吕布。所以,吕布武功100分的话,你最多只得50分,张师傅和刘老板的武功加起来,也总有50分吧?”

      关师傅可真生气了,脸更红了。可是时隔那么久,关师傅也不记得那一仗的具体情景背景了。可可又说:“凡事都有具体背景,不表示您武功一定比吕布差,比如主客场问题,比如当时现场氛围,身体状况等等,都影响了你的发挥。”

      晕煞我也。关师傅忙着站岗呢,我这自说自话的,关师傅有点不耐烦了:“怎么那么多废话”。

      可可:“关师傅,华容道你放了曹操,终究还在诸葛老师的预料中。失荆州,说是您傲气,我觉得或者是你们集团有意排挤的结果,您怎么想呢?”

      关师傅不生气,反而温和了:“论谋略,论心计,确实不如诸葛军师。”

      可可:“师傅,我想无论您失不失荆州,结果都一样,那就是历史,多少人点缀了历史,丰富了历史,可改变历史的人只有一、两个。你也改变不了。”

      好像关师傅同意。可可斗胆,继续说:“可是,无论谁改变了历史,如今长久站在这高台上的,却只有您。其实,真让您站上这高台的,也就是身在曹营心在汉,一心想念您那大哥的典故,并不是其他。”

       关师傅说:“都是因为对忠心,忠义的需要,就需要我这个典范了。”师傅他都清楚的。

       可可:“人都愿自己是厚黑的,别人是厚道的,所以,您就越站越高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关师傅:“说了那么久,你到我这里来,不会只跟我讨论这些,无所求吧?”

       可可:“师傅,您到底是神,还真把我看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关师傅又得意了,你这点小鸡肚肠,我还能看不透?

      可可:“师傅,都说您是武财神,您能保佑我发财就好了,就这个愿望。”

      关师傅:“你真也是个俗人。要知道,财是用来散的。”

      那也得有散的不是?可可弱弱地想。

      关师傅:“财越是为自己的那点私心求,越求不来”。

      可可:“您说的我都在佛教书和杂志上看过,我明白。可是,我就纳闷了,我想要的就得不到,不想要的人,反而就有了?就好比,我饿着,我想吃,你却偏不给我?我吃饱了,你偏偏要给我,这是什么逻辑呀。”      哎,就是个俗人。

     俗到这份上了,关师傅无奈了。

     关师傅还是说了,你好好修正自己在先,时机未到,时机到了,又修到那个份上了,自然就有了。

 

    师傅您惦记着我的事就好。可要过年了。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7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