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鉴铃笔记

毋意,毋必,毋固,毋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观音堂故事-巧遇  

2008-09-21 18:21:16|  分类: 人在别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遇到师父和宇的那年正是非典。一个人去普陀山原本时间就很多,非典期间隔天才一班船回上海,就更有时间在普陀山多呆一天了。

       遇到了些事情,心里很烦闷。一晚在船上没有睡。下铺的许居士跟我聊着:“有人问为什么我那么爱他,他却如此对我,师父说你前世也是这么对他的。”从那时起,开始考虑原来、可能、也许有前世今生。

       一个人在西天游荡遇到宇。猜他是导游,还真是的。那时他也遇到些事情,心里郁闷,才一个人来上香。他问我有没有去过梵音洞,我来了几年,那里还真没去过。于是答应让他陪着去。约好下午在车站等。等了很久,过了时间他还没来,我却也不走,反正一个人,我也没事,居然就一直等着。

       师父也等车,坐在我边上。看到她手上的案板,觉得奇怪就问:“这是什么”。于是师父问是来旅游还是来拜佛?我说来拜佛。师父又问“知道“佛”是什么意思吗?”还真不知道。从那时起,才知道这个佛原来是有意义和内涵的,不是我们以为只要烧香求她佑护的神。师父让我跟她去庵堂,给我点佛教书籍。车还没来,已经过了和宇约定的时间很久了。这时,要是车来,大概我也就走了,可能就跟宇没有缘分了。要是宇早来,大概就没有了跟师父的缘分了。偏巧,车到了。宇在这辆车上,看到我还在,招呼我上车。他没想到,下午二、三点,居然遇到朋友在吃午饭,还一定拉他一起吃,于是就耽搁了。也没想到我还在等。师父的庵堂在去梵音洞的半路,我让宇一起去了师父那里。他也问师父借了套书籍。当时他们之间的对话,我简直听不懂,所以借给他什么书并不记得,反正比给我的书深奥许多。给我的书是结缘的,给他的书,他答应会还师父。

        师父那里出来,天已晚。普陀山的路,坐车可以,不坐车走走也很好。一边是海,一边是山。没车,我们就走了去。去了那里,已经关门。宇大概指向梵音洞的位置,也没怎么看清。天已不早。回去时,为了抄近路,没有走开车的公路,而是山后的小路,也有泥石板台阶,二尺来宽,但杂草已从石板缝里钻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突然,宇停住。拦住我不要走。然后对着路边的草丛开始吼,让它快让开,还骂它。是蛇。他说,它要从这边到那边去。我怕,对他说:你不要那么凶,它会生气的。你态度好点啊。它居然还真的能听懂,过去了。一路无事。

      第二年,我直接背了包去看师父。在我的个性和生活里,还是头一次,没有跟人约好,没有人家的电话,自己硬生生找去,甚至一年前的那一面都不知道师父是否记得我。师父居然还记得,很好。宇遇到过师父一次,说起过去年遇到的那个女孩会来看她。

       我就住在客堂,师父隔壁。她们是不对外借宿的。在师父房里聊了很多,好像相识很久。师父问:去梵音洞吗?我们立即出发去。路上,师父带着干点,不是自己吃的,喂路边的蚂蚁或别的什么虫类。

      发短信给宇,他也恰巧在普陀山,说一年没见,要来看看我们,我告诉他我们正往梵音洞。我告诉师父,认他做了我弟弟。到了梵音洞,已经下午,没有买门票,由师父带着,我就是成了居士了。后来遇到几个年纪大的居士,也羡慕我能认识师父,而且奇怪我怎么能跟师父这么熟悉。其实,我是第二次见师父。请香的已经下班,师父说我们带着心香就可以。洞还开着,对着海边山崖中就是梵音洞,他们说观音菩萨在这里显灵,用你的诚心能把菩萨念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有两名年老的女居士,在那里指着说居然能看见菩萨,没有么?见师父就问。师父让她们一起跪着在洞前念。我闭着眼睛开始跟着。本来洞门要关,看这情形,看门的师傅也在外等着。边上有游客看着。大概几十分钟时间,她们都说看到了。我楞楞地“你们看到什么了?”“在哪里?”就听一个居士说“我就看她闭着眼睛念,怎么能看到”。

      宇在最后一班开往梵音洞的车赶来等我们。我们出洞门,还有名居士等着师父,他把家乡的东西都变卖了,现在普陀山住着,和他母亲两人。普陀山的房租较贵,他们生活很拮据,但是为了清静来到这里修行(可见不是非得出家才可以修行)。师父常接济他们,今天看到师父来,请师父去看看他的老母亲。我和宇没去,在半山的一庙进香。等师父出来,回去的车已经没有了。我们几人从公路上走下山。

      宇说了他的一段经历。有人来这里跳崖,天色尚早,他和寺院的一名出家师父看到。宇个子小,那位僧人给宇的腰间绑了绳子让他下去捞人,自己在悬崖边拉着绳子,宇对师父说:“师父啊,我还没结婚呢,你要拉住了。”说到这里我们大笑。好人会有好报。

      一路走下山,我们发现,这是我们一年后的再遇。大家都很高兴。第二天,我带着面包一路沿着公路走到码头,一路掰碎了面包扔进路边的树丛。路过饭店,有拉客去饭店吃饭的。“没看到我吃饱了吗?”我展示了一下还留在手上的面包。然后一路走,一路还在扔。那个人在后面喊:“我们看出来了,你是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   再隔了一年,我去普陀山皈依。成了真正的居士至今没有再去过那里。而师父无论去哪里,我总会每年去师父那里小住,看看师父,也顺便忏悔一下,被污染的心。

      宇脾气有些急,我常逢年过节给他祝福的短信,他也常会偶尔报个平安。  在他的恋爱和工作道路上也几经曲折,今年结婚了,是好人就一定会平安的吧!为他祈祷也祝福他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)| 评论(1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